當前位置: 首頁 > 廉政視頻

《打鐵還需自身硬》中篇《嚴防“燈下黑”》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1-05
 

   【解說】晚上9點,在北京平安大街上的這座辦公樓裏,將近一半的辦公室仍然亮著燈,這樣的情況每天都是如此。黨的十八大以來,管黨治黨、反腐敗鬥爭力度空前,各級紀委肩負著重要的使命,廣大紀檢監察幹部認真履行職責,爲正風反腐作出了重要貢獻。然而,有光的地方,也往往會有陰影。在紀檢監察隊伍中也有極少數人,在光與陰影之間,倒向了錯誤的方向,走上了腐敗的道路,嚴重損害紀檢監察隊伍的形象,影響人民群衆對反腐敗鬥爭的信心。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明確要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必須強化自我監督,嚴防“燈下黑”。

  中央紀委堅決貫徹黨中央的要求,鐵面無私清理門戶,嚴肅查處害群之馬。同時從一個個案例中汲取深刻教訓,找准監督執紀權力運行中的風險點,強化監督制約,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庭審現場紀實】 

  袁衛華: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書記員和各位領導,我懷著無比沈痛的… 

  【解說】袁衛華案是中央紀委機關查處的一起典型案件。這名37歲的處級幹部雖然職級不高,但違紀行爲卻非常嚴重和惡劣。袁衛華曾經是家鄉的高考狀元,北京大學法學院高材生,大學畢業後直接考入中央紀委機關工作,曾經參與查辦過慕綏新、馬向東、武長順等大案要案,也曾經立功受獎。他最後走向這個結局,很多人都沒有想到,包括他自己。 

  【同期聲】袁衛華(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 

  真的特別後悔做這些事情。一方面反腐敗,一方面腐敗,這個確實是自己覺得挺後悔,悔恨的一件事情。 

  【庭審現場紀實】 

  【解說】袁衛華衆多違紀行爲中最爲突出、最爲惡劣的問題,是故意泄露案情。他不止一次將工作秘密拿來做交易,其中第一次發生在2004年,他主動向某副部級幹部泄露舉報內容。 

  【同期聲】袁衛華(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 

  是舉報信,知道有這個事兒,我就先口頭給他講的。他說你能不能給我看一眼,我說行啊,我說哪天回去了我給你拿過來。我想和他處好關系,然後通過交往以後我希望通過找他要點工程。 

  【解說】這名副部級幹部任職的地區,屬于袁衛華所在的第六紀檢監察室對口聯系的地區之一,袁衛華因此有機會掌握反映該地區黨員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而第一次泄密,就換來了一個超乎他想象的大工程。 

  【同期聲】袁衛華(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 

  他也是覺得我這個人可能未來會對他有用,所以他就願意用這個重量級的工程去和我交往。因爲我也是很忐忑地和他交往,我是科級幹部,他是副部級幹部。但是在一張嘴的情況下,竟然我成功了,這樣就真的是有一種一發不可收的感覺了。 

  【解說】這就是袁衛華泄露問題線索交換來的第一個工程,這個保護區所有的基礎設施建設,被交給了袁衛華父親的工程隊。在兒子到中紀委工作之前,袁衛華的父親手下只有一支三五個人的小包工隊,只能承接一些防水、房屋翻修的小工程,但他兒子卻幫他逐漸成爲當地有名的承攬工程專業戶。袁衛華則要求父親訂立遺囑,寫明“將家庭財産全部給大兒子袁衛華”。多年來,袁衛華利用自己的權力,承攬到總金額超過10億元的工程項目。 

  【解說】願意下本錢和袁衛華交往的領導幹部,自身往往存在問題,希望他在關鍵時候能給自己幫上忙。 

  【同期聲】侯鳳岐(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委原書記) 

  中紀委找我談話,我也心裏沒底,不知道談什麽問題,所以我給他打電話,他當時也跟我說,說是沒啥,就是在調查某案過程中,有一個情節需要你證明,我從內心是表示感謝吧,那我們水利上有工程,就給他引薦。 

  【解說】袁衛華除了通過拿工程牟利,也收受大量財物。黨的十八大之後,他仍然沒有收斂、收手,泄密內容除了中管幹部的問題線索,還包括重要案件的初核方案、審計報告、調查報告等,甚至幫審查對象一起分析情況,出謀劃策。 

  【同期聲】穆紅玉(時任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主任) 

  袁衛華是典型的以案謀私,2014年到2015年,袁衛華在天津查辦相關案件,時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的黃興國就主動地多次與袁衛華接觸,打探武長順案件、楊棟梁案件的相關信息,同時也套取、打探關于黃興國本人一些問題線索。袁衛華都一一奉告。爲此黃興國多次地請袁衛華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表等貴重的禮物。 

  【解說】這類秘密的泄露都會對紀律審查工作帶來極大的阻礙甚至破壞,但在利益驅使下,袁衛華把紀律底線置之腦後。 

  【同期聲】穆紅玉(時任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主任) 

  這個例子也可以說明一些有問題的領導幹部心存僥幸,不是主動地向組織交心,向組織主動坦白自己存在的問題,而是往像袁衛華這樣的紀檢幹部身上靠,去貼,打探有關信息,試圖對抗組織的調查。 

  【解說】就在2015年被立案審查的前幾天,袁衛華還爲父親運作拿到了兩個工程。他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走得如此之遠、情節如此嚴重,令人震驚,也令人深思。 

  【同期聲】袁衛華(中央紀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原副處長) 

  我的求學之路是很順的,始終是第一第一第一第一,一直到北大。因爲我當時對自己仕途的發展是一種比較快速的規劃,希望能夠盡快地進入處級這個崗位。但是這個目標情況之下,如果順便能生活更好,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解說】對黨員幹部來說,失去了理想信念、丟掉了宗旨意識,也就失去了底線。袁衛華一方面把當大官當作人生追求,一方面又想著發大財,在這樣畸形、扭曲的人生觀驅動下,他對組織和紀律如此毫無敬畏,也就並不奇怪了。    

  袁衛華案的發生,提醒紀檢機關行使權力過程中有一個重要風險點,就是問題線索的管理。近年來,各級紀委查處的紀檢幹部違紀問題中,不少都與此相關。天津市紀委就發生了一個典型案例。 

  【同期聲】趙春陽(劉忠案專案組工作人員) 

  劉忠本人是信訪幹部,他能夠接到信件,看到信件,然後在這過程中,他就掌握一些信訪舉報信息,這個信息就成爲他跟武長順進行利益交換的工具。 

  【解說】這個案子,是在對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案件進行調查的過程中被牽扯出來的。調查發現,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劉忠收受武長順的財物,向他泄露舉報信息。武長順落馬前,在天津是極具權勢的人物,但號稱“武爺”的他卻人前人後對劉忠以哥們兒相待,十分熱情。 

  【同期聲】劉忠(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 

  我跟武長順的關系就像我上了高鐵一樣,我下不來了,速度太快了。當時認爲跟他交往還特別高興,誰能跟武長順說句話,誰能請武長順吃頓飯,包括好多領導跟武長順吃頓飯,那都是好像是另眼看待的。 

  【解說】和武長順關系好,當時在劉忠看來是件有面子的事,並樂于在人前顯擺。而對于劉忠的請托,武長順從來是有求必應。 

  【同期聲】劉忠(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 

  我跟武長順的關系不是秘密的。他們別人辦不了,你看,我能辦,武長順買你賬。買賬的後面我們領導就說,以後別老跟他來往,他看你不就是你的位置嗎?我說我位置,一個幹來訪接待的有多少信息量啊,沒有什麽。 

  【解說】雖然領導進行了談話提醒,但劉忠並沒有就此收手,因爲背後有私利作祟。武長順幫劉忠用低價買過房子,還幫劉忠的家人安排工作。當武長順開始向他打聽有沒有人舉報自己、是什麽內容時,劉忠自然也就全盤托出。 

  【同期聲】劉忠(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 

  他三番五次問我,我說也就是舉報你有生活作風問題,駕校的一個事,他說那我知道了。 

  【解說】信訪幹部看似權力不大,但能接觸到的信息卻很特殊。劉忠作爲信訪部門的領導幹部,不僅像武長順這樣的領導幹部有意和他交往,還有一些商人爲此和他拉近關系。 

  【同期聲】範金亮(涉案商人) 

  我就是感覺他頭銜應該能幫到我。他是舉報中心副主任,像政府的、國企、央企的一些黨員,肯定他能管得上他,打好關系,不就惦著多拿點活,多攬點工程。 

  【解說】就這樣,劉忠向錯誤的方向越走越遠。在向武長順泄露信息的同時,他也托武長順幫商人打招呼拿工程,並從中收受了商人數百萬元賄賂,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同期聲】劉忠(天津市紀委信訪室原副主任 

  自己偏差了,一步一步給你引到看守所來了,然後下一步給我就放監獄了。 

  【解說】收集和處置反映黨員幹部問題線索,是紀檢機關監督執紀問責的重要源頭,關乎著反腐敗的成效。中央紀委曆來對管理問題線索就有著嚴格的紀律要求,對于私存截留、擅自處置、通風報信等行爲發現一起就嚴肅查處一起。針對案件暴露出來的問題,中央紀委對問題線索的管理和處置進行了重大改革,防範風險的發生。 

  黨的十八大之前,來自不同渠道的問題線索分散在各個紀檢監察室手裏,從受理到處置都是由紀檢監察室操作。黨的十八大之後,中央紀委要求各渠道反映的問題線索統一交由案件監督管理室管理,同時每年進行線索大起底,要求各紀檢監察室清理掌握的問題線索,對處置流程作了詳細規定,並要求調取問題線索必須經過嚴格的報批程序,力求在每一個環節上將風險降低到最小。 

  【同期聲】韓晉萍(中央紀委案件監督管理室副主任) 

  原來從接收開始,到決定怎麽處置,到最後處置到什麽程度,這個完全就是紀檢監察室自行決定了。現在這個線索處置它也是規定了非常詳細的流程,就是從承辦人開始一直到處裏面,到室裏面,還有到委部領導層層把關,這樣的話某一個人的意志,他就不能夠決定這個線索的處置結論。 

  【解說】除了利用問題線索謀取私利,還有個別紀檢幹部在調查或審理違紀問題時,違反審查紀律,辦人情案、關系案、金錢案,嚴重危害了紀檢監察機關的公信力。 

  【同期聲】沈佳(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案件審理室原主任) 

  該查的我繞開,避重就輕我查一下,走人了。那你說他能不感激你嗎,但是這種感激你知我知,別人誰能知道呢? 

  【解說】2013年10月,一起內部人員違紀問題,震動了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有人舉報自治區紀委案件審理室原主任沈佳收受賄賂爲人抹案,情節十分惡劣。 

  【同期聲】劉貴春(沈佳案專案組工作人員) 

  我們在查處一個案件的過程中,有一個應該被處理的黨員幹部而沒被處理,我們找到這個人了解情況的時候,他主動舉報了沈佳,收受賄賂,把他從應該處理的名單中拿掉,所以說他沒被處理。我在跟常委會彙報的時候,所有的領導們都用不相信的眼光看著我,說會出現這種情況嗎?我們自己的人會這麽肆無忌憚?所以說誰都不相信,但是所有證據證明了這就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腐敗問題。 

  【解說】沈佳先後在自治區紀委紀檢監察室、案件審理室擔任負責人,都是掌握執紀審查權的核心部門。經調查,他先後收受了45個人的97次賄賂,數額達兩千多萬。他的違紀違法事項之多,從調查案卷的體積就可見一斑,我們拍攝的這些還僅僅只是其中一部分。 

  【同期聲】李傑(時任內蒙古自治區紀委副書記 監察廳廳長) 

  這個案件給我們的教訓太深刻了,紀律審查的各個環節一旦失去控制,以權謀私必然會發生。過去我們沒有意識到,紀檢監察機關權力濫用會産生如此嚴重的後果,他本身濫用權力,涉案金額如此巨大這是我們沒有想到的。 

  【庭審現場紀實】 

  審判長:被告人沈佳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 

  【解說】2016年8月,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判處沈佳無期徒刑。200多頁的判決書逐一認定了沈佳的52項犯罪事實,法院宣讀用了一個多小時。 

  【解說】沈佳作爲紀檢幹部,熟悉各種調查方法、調查流程。他一邊濫用職權謀取利益,一邊用各種手段規避調查,掩蓋違紀行爲。 

  【同期聲】劉貴春(沈佳案專案組工作人員) 

  他經常出現這種情況,用自己一萬塊錢的表換別人50萬塊錢的表,用10萬塊錢的車換別人50萬塊錢的車,他覺得收別人的錢是受賄,而換表這種方式是更好的掩護。我們問這個老板的時候,說你不知道有這麽大的差價嗎?他說我知道。他要能要我的錢,他就能給我辦事,值啊,就是這麽簡單。 

  【解說】沈佳掌握的權力,往往涉及對方的前途命運,因此被調查對象不惜重金拉攏,而沈佳自己也開口索要,毫不含糊。例如有一起案件中,一名國有礦業公司負責人牽涉其中,存在收受100萬元賄賂的情節,沈佳和他串通,讓他安排假證人,提供假口供應對調查,最終使得他免于被查處。事成之後,沈佳向該負責人索賄,一開口就要幾百萬。 

  【同期聲】王艾華(赤峰中色白音諾爾礦原總經理) 

  他說他要買房子。我說你買房子需要多少錢,後來他就說需要大約三四百萬,當時我說你這個太多了,你不能這麽著,這個錢太多了,他就有點跟我惱了,他說這點事都辦不了,一看我就得罪不起,完了就給他送去了。 

  【解說】王艾華送給沈佳300萬元,這300萬元的故事還沒有結束。過了一段時間,沈佳因爲聽到一些風聲,擔心有風險。 

  【同期聲】沈佳(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案件審理室原主任) 

  檢察院可能要調查王艾華的事兒了,我聽到以後那肯定是越發害怕了。我讓我內弟,把那個錢原數就給他退回去了。 

  【同期聲】王艾華(赤峰中色白音諾爾礦原總經理) 

  過了一年半多的時間了,他又給我打電話,四月份,打電話意思這錢我還用。在我心裏來講,紀檢委的幹部,是很神聖的,他們都應該要求都是很嚴格的。但是後來他呢,做了這事,我就覺得有點過。後來逼得我沒辦法,我就這麽想,反正你不是要嗎?那我就從賬戶裏打過去了。 

  【解說】沈佳身處紀委核心部門卻如此肆意妄爲,屬于典型的“燈下黑”現象,也警示著如果對“自己人”監督缺失,就可能帶來嚴重後果。 

  【同期聲】李傑(時任內蒙古自治區紀委副書記 監察廳廳長) 

  沈佳能利用紀律審查的權力謀取私利,也表明我們的檢查和審查的環節,好多環節都虛置化,我們是專責監督機關,結果我們內部的監督機制還不完善,我們必須破這個課題,使我們的權力制衡更科學有效,堅決防止各個環節上的個人和少數人說了算。 

  【解說】針對這些關鍵點和風險點,中央紀委不斷加強內控機制建設,嚴控決策權、審批權。在即將提交中央紀委七次全會審議的《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試行)》中,對線索處置、談話函詢、初步核實、立案審查、審理、監督管理等各個環節的程序、規則、權限,進行了嚴格的規定,爲的就是加強監督制約,管住隊伍中的大多數,懲治極極少數。 

  【同期聲】張越(中央紀委第十二紀檢監察室副主任) 

  各個環節,各個程序,各個點位都有很細密的相應的制度規範,我就知道該怎麽做了,然後監督也知道如何去監督了,監督就不是一個虛的了,就會最大限度地保證執紀審查權能夠被公正履行。 

  【解說】在紀檢幹部違紀違法案件中,具有共性的問題,往往就是風險點的所在。除了跑風漏氣、以案謀私,另一個普遍現象就是以職務影響力謀私。在中央紀委查處的17名機關幹部中,不少人都在自己所聯系的地區,把謀利空間延伸到了紀檢之外的領域。由于手握執紀監督權,使得他們成爲別有用心的人重點“圍獵”的對象。 

  曹立新,中央紀委法規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監察專員,2014年被免職調查。他曾經在第六紀檢監察室工作十多年,長期聯系山西,而他的問題也主要出在山西。 

  【同期聲】曹春霞(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幹部監督室工作人員) 

  曹立新他在聯系的地區辦了很多大案要案,是有相當影響力的,一些各懷心思的人紛紛地去拉攏和腐蝕他。 

  【解說】曹立新曾經是一名優秀的紀檢幹部,2008年的9.8山西襄汾特大尾礦庫潰壩事故調查,他是主要調查人員之一,在山西形成了較大的影響力。他也曾經對自己嚴格要求,但遺憾的是,後來卻逐漸放松警惕,最終自身也全面“潰壩”。 

  【同期聲】曹立新(中央紀委法規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 監察專員) 

  自己的問題的發生確實是從這些小事,從吃喝,從收小的購物卡,從這些事情開始。教訓也是非常沈痛的,深刻的,現在非常後悔,非常後悔。 

  【解說】曹立新聯系山西期間,正處于山西政治生態惡化的時期。對于一些人想和自己拉近關系,曹立新並非完全沒有警惕,也曾經抵制過一些誘惑,但對于一些飯局吃請,他覺得礙于情面也不好拒絕。而後來主要的行賄人,幾乎都是通過飯局結識他的。 

  【同期聲】曹立新(中央紀委法規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 監察專員) 

  深入到地方來開展工作,特別涉及工作對象的,包括吃請,包括聚會,包括一塊喝茶這些事情是絕對應該是不應該參加,我就是後面沒有堅持不懈把這樣的事情做好,現在非常後悔,悔之晚矣。   

  【解說】這樣的飯局絕不只是吃飯這麽簡單,不少人懷著各自的心思而來。馮朝輝就是其中之一,他結交曹立新,打一開始就目的明確——幫助自己晉升職務。 

  【同期聲】馮朝輝(山西省交通廳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紀委書記) 

  想一定把自己和他的感情也好關系也好拉近。經過臨汾這個襄汾潰壩事件,他在這負責查辦這個案子,在山西的影響已經很大了。只要他願意給山西省的任何一個領導打個招呼,那是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解說】在飯局上結識曹立新後,馮朝輝經常找各種機會和他見面,從吃飯喝茶,到過年過節送卡送物,直到有一次直接送了十萬塊錢。 

  【同期聲】馮朝輝(山西省交通廳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紀委書記) 

  當時也是死活不要,但是也是禁不住我硬勸,給他扔到車上我就走了嘛。 

  【解說】收下了第一個10萬,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到曹立新被調查時,已經先後多次收受馮朝輝的錢財,而馮朝輝也通過他打招呼,獲得了職務上的提拔。最終,馮朝輝因其它問題被調查,也把曹立新交代了出來。 

  【同期聲】曹立新(中央紀委法規室原副局級紀律檢查員 監察專員) 

  從客觀這個角度上那是次要的,更主要我覺得還是主觀上出了問題了。私心在作怪還是考慮到利益了,當時忘記了自己的職責,責任。在一生之中出現這樣的問題,這是非常大的,毀滅性的。 

  【解說】思想的堤壩一旦開了口子,潰壩的速度就是驚人的。曹立新卷入汙泥濁水之中,越陷越深,違紀違法事實包括收受好處爲他人謀取職務晉升,甚至幫助他人逃避調查等情形。 

  【同期聲】曹春霞(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幹部監督室工作人員) 

  幹部出問題組織肯定是有責任的,曹立新在山西長期出差辦案,確實對他的監管還是存在空白的,當時客觀上形成了一個機關管不著、地方不敢管的這麽一種狀態。一個紀檢幹部長期聯系一個地區或者長期聯系一個部門,時間久了的話結成了利益共同體,相互利用、相互壯膽,肆無忌憚。 

  【解說】針對發現的問題,中央紀委制定了各種具體規定,對機關幹部在地方的行爲作出明確約束。 

  【同期聲】張越(中央紀委第十二紀檢監察室副主任) 

  未經領導批准,任何人不得與聯系地區的工作對象交往;不得向聯系地區發布指示,答複有關的咨詢和請示;不得與聯系地區的黨政領導幹部、私營企業主進行聯系。通過這些具體的規定,就在我們的幹部和聯系地區之間建立起一道防火牆,防火隔離牆。 

  【解說】除了加強管理監督,中央紀委常委會意識到,要防止權力被濫用,還需要進行組織制度創新,真正形成各環節之間相互制衡的權力結構。過去,對于所聯系的地區和部門,紀檢監察室承擔了多項職能,從對領導幹部的日常監督,到發現問題線索後決定是否立案審查,到立案之後的具體調查取證,都是由它負責,這意味著集多種權力于一身。權力有多大,風險就有多大。針對這一點,中央紀委明確提出了改革的構想和方向。問題線索管理權目前已經從紀檢監察室分離出來,改由案件監督管理室掌握。下一步,地市級以上紀委將探索把日常執紀監督的職能分離出來,成立專門的執紀監督部門來負責,紀檢監察室專司執紀審查,不固定聯系某一地區和部門,以避免長期接觸帶來利益瓜葛。同時,案件審理室作爲最後一環,要充分發揮把關作用,對紀檢監察室審查的結論不是簡單信任,而是要認真審核、充分監督。每個環節各司其職,形成既相互協調又相互制約的工作機制。 

  【同期聲】羅東川(中央紀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實際上權力給它做了一個切分,它就體現了一個權力的監督制衡,不是由一個部門把一個案件能夠主宰,整個過程能夠進行處理。比如說審理我就對你調查這些事實,包括你的取證,你的定性這些准不准,我還要來給你們把一道關,避免他在操作上,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或者有一些不合規定的東西在裏面。 

  【解說】爲了加大自我監督力度,近兩年還有一項重要舉措是開展“一案雙查”。在查處一個案件的過程中,既要查黨員領導幹部的違紀問題,又要查執紀過程中是否有違紀違規行爲,一旦發現也要嚴肅問責。 

  【解說】2016年1月,四川省委原副書記、原省長魏宏被立案審查,作爲一名落馬的省部級幹部,這一消息已經廣爲人知。而並不廣爲人知的是,2016年2月,中央紀委成立調查組,對魏宏和四川省資陽市原市委書記李佳案件開展了“一案雙查”。 

  【同期聲】李亞群(中央紀委第十一紀檢監察室副局級紀律檢查員 監察專員) 

  我們在審查魏宏的問題的時候,發現魏宏對有關的違紀事實拒不承認,有的避重就輕,同時我們感覺到其中應該是曾經跟李佳進行過有關方面的信息溝通,李佳本人的口供也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應該是在這個過程當中,跟魏宏有過這種信息方面的溝通,進行過串供。 

  【解說】李佳人在看守所看押,怎麽能和魏宏進行串供呢?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內鬼”幫忙,“一案雙查”由此展開。最終調查發現,檢察機關、公安機關有3名領導幹部從中幫助串供。此外,還查出四川省紀委調查李佳案的負責人李世成,曾三次和李佳單獨見面。 

  【同期聲】李世成(四川省紀委副書記) 

  我就很錯誤地認爲,不涉及秘密就可以,確實沒有意識到,政治敏銳性就是不強。 

  【解說】李佳由于自身存在問題,聽到風聲後感到緊張,約李世成見面,想觀察和打聽自己是否會被調查。按照規定,調查人員如果要和調查對象接觸,一是要報經領導批准,二是必須有兩人以上,目的就是要嚴防跑風漏氣的可能。不管出于什麽原因違背程序和規定,就必須嚴肅問責。 

  【同期聲】李世成(四川省紀委副書記) 

  我當時的想法和行爲是不對的,甚至是錯誤的,給我警告處分,我是服從這個處理決定的。我自己現在的工作當中遇到什麽問題,我就得在這方面多根弦,就得想一想。 

  【解說】在對魏宏、李佳案“一案雙查”的過程中,還發現省紀委存在違反程序和規定的問題。中央紀委責令四川省紀委以此爲契機,對全省執紀工作展開專項檢查,對發現的問題進行整改。 

  【同期聲】鄧順貴(四川省紀委副書記) 

  我們查找出,從線索的處置、初核、立案,到審理,到移送,整個有16個方面的問題。省紀委常委會就決定,今年我們把它作爲制度建設年,針對我們存在的問題,建章立制,來規範它。讓我們能夠更規範地進行紀律審查,這對我們的工作有好處。 

  【解說】深入開展反腐敗鬥爭,是一項要對全黨負責、對人民負責、對曆史負責的重大任務,紀檢機關、紀檢幹部必須嚴格依規依紀監督執紀問責,才能確保從程序到實體的公平正義。 

  【同期聲】羅東川(中央紀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反腐其實也是在按照規矩來辦,不能說是反腐什麽事兒都能幹,什麽手段都能用,我們這次新規則要規定的談話全程錄音錄像,這些方面是防範錯案一個很重要的措施。涉案款物我們也要審查,因爲涉案款物在執紀審查當中它也是一個重要的部分。 

  【解說】涉案款物的管理,是社會關注的重要問題。其中違紀所得上繳國庫,違法所得隨案移送司法機關。 

  【同期聲】李淑梅(中央紀委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人員) 

  進入這個庫房的時候,首先要有雙人雙指紋的認證系統才能打開這個門。 

  記者:也就是說一個人不行? 

  李淑梅:一個人不能。 

  記者:兩個人手指指紋認證。 

  李淑梅:對,對,才能進入房間。 

  記者:這個是存涉案物品的? 

  李淑梅:對,我們這個涉案款物庫房是四角都有監控設備,能夠達到全方位無死角的工作狀態,隨時能夠回放,看到這裏面的工作狀態。 

  記者:狀況是24小時,隨時都在監控下的? 

  李淑梅:對的,是的。而且要求我們這個庫房至少兩個人在這裏面工作,單人是不允許的。 

  【解說】中央紀委對涉案款物管理過程進行了專門梳理,從中發現了40多個風險點,針對這些風險點制訂了詳細的涉案款物工作流程和工作規程。 

  【同期聲】李淑梅(中央紀委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人員) 

  (物品)一進來的時候都要再進行拍照。我們都是有不同的這個卡,我們這個物品接收的時候都是一案一賬,這是一個室裏面的一個案子,一案一賬、一物一卡,所有東西都有自己的編號。 

  【解說】目前,對于涉案款物在隨案移送司法機關之前,中央紀委從現場暫扣,到交接、移送、保管,最終處置,全過程制定了詳細的制度要求。同時,涉案款物信息管理系統也正在建設中,從暫扣開始,所有信息都會上傳到數字化平台,技術手段和制度管理相結合,保證對涉案款物全程有效監管。 

  不僅是在涉案款物管理上,對紀檢系統的各方面工作的內部監督,都將更多地借助科技的力量。從中央紀委貫通到縣級紀委的監督執紀信息管理系統已經建成,所有數據和工作進展情況每天進行更新。 

  【同期聲】馮效勇(中央紀委信息中心副主任) 

  這個系統一個重要特征就是自動,所有的工作是自動抽取,自動上傳,自動計算,自動留痕,避免了人爲的幹預。 

  【解說】這一系統已覆蓋中央紀委47家派駐紀檢組和省市縣三級紀委,即使是最偏遠的地方,只要點擊鼠標,那裏的情況就一目了然,對于問題線索、紀律審查等各項工作,都可以動態跟蹤,實時監督。 

  【同期聲】馮效勇(中央紀委信息中心副主任) 

  我們信訪舉報的數據是實時更新的,各級紀委受理的信訪件在一分鍾之內就可以通過這個系統抽取到中央紀委。 

  比如說剛跳動的這一條就是河北省的一條舉報件。某個區縣受理了一封舉報件,它怎麽批辦的,以及它的辦理的時限的情況,上級是可以隨時來監督。那麽這封件一旦進入就永遠不能再撤銷或者刪除了,它就在我們這個系統裏面全程留痕。原來這些信息都是各級紀委它自己受理,可能是紙質的,存放到自己的櫃子裏文件櫃裏,現在通過新的系統,防止瞞報或者是遲報,如果超期的話可以實時進行監督。 

  【解說】所有举措的背后,体现出的是,纪检监察机关以自我革命的勇气和担当,努力建设一支党和人民信得过、靠得住的过硬队伍的决心。监督执纪问责的探照灯,不仅是照向别人,也在时时照向纪检机关自己,靠自我监督,靠对风险点的严格管理,靠制约制衡的有效机制,靠科技水平的提升,让权力的运行始终处于制度轨道上,位于光照亮的地方。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 中國紀檢監察報 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中國方正圖書網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甯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雲南 西藏 陝西 甘肅 甯夏 青海 新疆 新疆生産建設兵團
湖北省紀委 武漢 黃石 十堰 襄陽 宜昌 荊州 荊門 鄂州 孝感 黃岡 鹹甯 隨州 恩施 仙桃 天門 潛江 神農架

中共黃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黃石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黃石市委大院 邮编:435003

东楚网·黃石新闻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