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以案說法

一样领帮扶物资,为啥比邻村少一半—— 扶贫种苗去哪儿了

来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发布时间:2018-07-18

   “反正那些貧困戶都不識字,扶貧物資發放名單上按‘公斤’發放的我們就按‘斤’發放,剩下的錢被我們分了。”四川省西昌市大箐鄉勝利村委會主任吉布日哈等4人截留、變賣扶貧物資一案令人震驚。

  去年12月底,西昌市委第一巡察組進駐大箐鄉後,收到了4名勝利村貧困戶反映扶貧物資分配問題,老人馬爾哈告訴巡察組人員:“2016年發的‘專項扶貧土豆種苗’有問題。我們領回來的土豆種苗只種了1.5畝,隔壁村領的土豆種苗可以種2.8畝。”

  “我和老伴獨自帶著兩個3歲和7歲的孫子生活,每年就靠種土豆,在地裏‘刨’點生活費和孩子的學費,這些土豆是我們的命根子啊。”老人越說越激動,在巡察組工作人員面前哭了起來。

  動扶貧物資的手腳,就是挑戰群衆的底線,必須徹查此事。巡察組在後續跟進中還了解到,該村不僅存在發放扶貧物資缺斤少兩問題,有些貧困戶甚至沒有領到土豆種苗。

  今年年初,收到巡察組移交的問題線索後,西昌市紀委監委立即開始全面核查,以最快速度查清了勝利村委會主任吉布日哈等人的違紀事實。

  2016年4月,西昌市農牧局以每個貧困戶150公斤的標准,向大箐鄉下撥了一批專項扶貧土豆種苗,其中撥給勝利村種苗2.79萬公斤。“貧困戶大多不識字,本來該發150公斤,我們按150斤發放就行了,剩下的拉出去賣掉。”利欲熏心的吉布日哈與村黨支部書記莫阿立兩人一拍即合,截留下1.8萬公斤土豆種苗。

  不僅如此,爲達到掩人耳目的目的,吉布日哈拉攏村民兵連長莫拉達作爲聯系人尋找買家,村文書阿呷爾則負責收錢。最終這些土豆種苗賣了1.8萬元,4人每人分得4000元後,剩下的被他們揮霍了。

  “扶貧物資的發放有層層監管,竟會被村委會鑽了空子?”西昌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劉學強要求紀檢監察機關逐個環節“對標”核查,不查清楚絕不放過。

  核查人員發現,這批種苗發放問題本有三次被糾正的機會,卻因相關人員履職不力,讓吉布日哈等人得逞。

  第一道關口,大箐鄉副鄉長寸正春在收到該批土豆種苗後本應與包村幹部冷偉一同,向勝利村村民公示土豆種苗具體發放標准和流程,並監督整個過程。但他們僅僅是通知吉布日哈領走土豆種苗,未做好公示、監督工作。

  第二道關口,土豆種苗發完後,大箐鄉政府必須以“花名冊”形式向市農牧局反饋發放情況,寸正春和冷偉負責詳細審核“花名冊”真實性。但吉布日哈等人爲掩蓋截留事實,僞造了一份“花名冊”,寸正春和冷偉未經核實就在“鄉(鎮)監督人員”及“鄉(鎮)驗收人員”等欄目下簽字確認並上報市農牧局驗收。

  第三道關口,2017年大箐鄉紀委就收到了勝利村村民的舉報,鄉紀委也進行了調查並確認了吉布日哈等人的違紀事實。但此後鄉紀委只是責令他們自行處理、擺平此事,並沒有對其行爲進行任何處理,導致矛盾越積越深。

  “三道關口層層失守,讓扶貧種苗變成了村幹部的‘兜裏錢’。”西昌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說,除對4名村幹部立案審查、監察調查外,市紀委監委同時對寸正春等人啓動了問責程序。

  “這些喜歡鑽空子的‘蛆蟲’,自以爲貧困戶不識字好糊弄,殊不知自己才是那個不懂紀律法律的‘文盲’。”劉學強說。(胡鑫玥)

    (来源:http://csr.mos.gov.cn/content/2018-07/18/content_65354.htm)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 中國紀檢監察報 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中國方正圖書網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甯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雲南 西藏 陝西 甘肅 甯夏 青海 新疆 新疆生産建設兵團
湖北省紀委 武漢 黃石 十堰 襄陽 宜昌 荊州 荊門 鄂州 孝感 黃岡 鹹甯 隨州 恩施 仙桃 天門 潛江 神農架

中共黃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黃石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黃石市委大院 邮编:435003

东楚网·黃石新闻网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