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以案說法

“一方净土”何以沦为贪腐“重灾区” ——海南省琼台师范学院腐败窝案剖析

来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发布时间:2018-11-21

   他說,作爲黨委書記,不但沒能做好表率,沒有擔負起全面從嚴治黨職責,反而受賄,愧對黨的培養和信任,愧對于人民的信任……

  他說,自己是一校之長,在學生心中曾有著高大的形象,現如今,卻成了一個貪官,抹黑了學校的形象,對不起全校一萬多名師生……

  他說,身爲高校領導卻以身試法,給黨的教育事業和社會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對此追悔莫及……

  高校,本應是“一方淨土”,然而,海南省瓊台師範學院這所秉持“宣德育人,衍道敦行”校訓的百年老校,卻因多名校領導嚴重違紀違法,淪爲腐敗的“重災區”,委實令人痛心。

  爲人師者,必先正其身,方能教書育人。瓊台師範學院原黨委副書記、校長程立生,原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陳福川以及已退休的原黨委書記李向國等3人,本應是學校改革發展的領軍人,全校師生教育的引路人,卻在權力和金錢面前迷失方向,陷入違法犯罪的深淵。2017年12月,因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濫用職權造成國家經濟損失、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利並收受財物等,程立生、陳福川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李向國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3人均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管黨治黨責任缺失,學校前進航向偏離

  一所高校多名校領導同時被查處,令人震驚。然而,從瓊台師範學院黨委領導班子長期以來管黨治黨失職失責的表現來看,腐敗窩案的爆發其實有迹可循。

  2016年8月至10月,海南省委巡視組對瓊台師範學院進行巡視。巡視發現,該校黨委缺乏對黨建工作的引領作用和帶頭模範作用;黨委主體責任落實不力,民主集中制原則落實不好,存在“家長制現象”,不重視發揮學院紀委的作用,監督執紀弱化等問題。

  據統計,近5年來,該校黨委會議議題涉及黨建工作的僅26項,占全部議題的8%,其中2012年以來黨委沒有專題研究過班子自身建設問題。

  作爲當時校領導班子的班長,李向國說,當上一把手後,聽到的都是奉承話,聽不到或很難聽到不同的意見和批評了,在學校成爲了一名不受別人監督或者別人很難監督的人,自己說什麽、做什麽,別人都會認可,自然而然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做出違紀違法的事已是必然。

  2015年9月,李向國退休,學校黨委書記一職空缺,黨委副書記、校長程立生理應扛起管黨治黨職責,然而他卻認爲自己不是黨委書記,從未將黨建工作真正擺上議事日程。陳福川從分管後勤的副校長轉任紀委書記,非但不遵守紀律、維護紀律,反而拜金主義嚴重,有機會就想撈一把,更別提履行監督職責了。

  就這樣,在黨的領導嚴重弱化的情況下,校領導班子成員政治觀念淡薄,責任心不強,遇到問題心裏都盤算著自己的小九九,甚至搞不團結,隊伍渙散、各行其是,政治生態遭到嚴重破壞。

  學校教職工反映,由于領導班子不講政治,不敢擔當,不作爲,沒有人與消極腐敗現象作鬥爭,學校裏拉幫結派、跑關系、謀私利的現象較爲嚴重。

  高校黨委是學校工作的掌舵者,一旦黨委領導班子出現問題,帶領學校教職工前進的航向,就必然偏離。

  紀律意識淡薄,對各項規定置若罔聞

  巡視發現,瓊台師範學院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發放津貼補貼問題突出。

  瓊台師範學院自2011年1月起實行績效工資,按規定自行發放的津貼補貼應一律取消,但該校依舊多次違規發放津貼補貼,黨的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2013年春節,該校還使用創收結余資金向全校教職工及退休人員發放春節慰問金共136.38萬元。

  爲了通過省會計核算站的審核,該校制定各種發放津貼補貼的名目達243個,如青年教師基本功考核補助、技能競賽活動工作人員補貼、藝體美等專業測試改卷補助、新生開學報名補助、增加工作量津貼等。甚至,在一些培訓活動中,校領導們未進行授課,也以授課名義領取勞務費。

  不僅如此,學校還違規設立小金庫,使用小金庫資金發放補貼,支付接待費用和其他開支等共計55.35萬元。

  據統計,2011年1月至2015年,該校共違規發放津貼補貼447.6萬元,其中黨的十八大後違規發放津補貼207.12萬元,程立生、李向國和陳福川分別領取32.9萬元、15.96萬元、10.95萬元。

  當問及學校爲何敢頂風違紀、濫發補貼,原黨委書記李向國表示,自己不懂相關規定,開會時大家說這筆錢可以發,于是就發了。

  程立生則說,對于出台的規定,不願意花時間去好好學習,也沒有認真對待、嚴格執行,總認爲上級相關管理部門不會檢查那麽嚴格。

  作爲學校管黨治黨第一責任人和一把手,對黨紀國法不學、不知、不畏,毫無紀律和規矩意識,對全面從嚴治黨和加強作風建設的各項決策部署置若罔聞,著實令人震驚。

  “審查調查中发现,校领导法纪观念淡薄,经常以一知半解、自以为是的心态办事,把政策规定当成摆设,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成为常态,甚至在组织找其谈话时,依然没有意识到错误,对违纪行为进行狡辩。校领导班子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不能坚持原则,执行制度不力,上行下效,带着众多干部一起‘下水涉险’,审查组从一个问题入手,便连根挖出一串。”海南省纪委监委審查調查人员说。

  思想防線崩塌,在金錢的誘惑下突破底線

  近年來,瓊台師範學院發展迅速,2016年升格爲本科院校,辦學規模日益擴大,工程建設增多,衆多項目和資金湧入,成爲了建築老板、開發商眼中的“香饽饽”。

  2008年,李向國初到瓊台師範學院任黨委書記時,就有一名做基建工程項目的老鄉找到他,想通過關系在學校承攬工程,被他拒絕了。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在老板們一次又一次的拉攏誘惑下,李向國的思想開始蛻變,從開始接受香煙、接受吃請,到接受金錢,慢慢地變得適應和習慣起來。

  如李向國一樣,程立生、陳福川從吃吃喝喝開始,同老板們“傍”在一起,在推杯換盞中逐漸放松了警惕、喪失了原則、突破了底線。

  “起初,對于老板們請吃請喝,我覺得這只是一種人際交往,也不在意。後來他們拿來酒、茶葉等,自己也覺得是小節,不是大問題,再後來,理想信念發生了動搖,慢慢形成‘當官不掙點外快太不值’的觀念。”程立生說。

  陳福川則表示自己分管後勤工作期間,與工程隊的老板們接觸多了,總認爲他們素質低,沒多大本事,都是靠自己的幫助拿到工程,看著他們吃得好、住得好、開好車,心裏很是不平衡,所以在他們送錢來時,就毫不猶豫地收下了。當陳福川得知自己即將不分管後勤工作後,擔心以後撈不到好處,竟向承攬項目的老板開口,一次性“借”50萬元,老板明知有去無回,也只能如數奉送。

  在衆多老板中,吳某算是與校領導來往較爲密切的。當得知瓊台師範學院府城校區臨街鋪面將采取同開發商合作的方式進行改造和出租時,吳某就想方設法通過關系找到了李向國、程立生、陳福川,希望承接項目,並許諾重金酬謝。隨後,陳福川主持召開招標會,在3名校領導的默許下,吳某通過串標手段中標。

  在未對項目進行論證和評估的情況下,學校便匆匆與吳某簽訂了鋪面改造協議,並同意改造完成後,鋪面租金按比例同吳某分成。經相關部門測算,近5年同吳某對鋪面租金不合理的分成,共造成國家經濟損失2000余萬元。

  吳某賺得缽滿盆滿,自然也不忘向李向國、程立生、陳福川送上大禮。在李向國等校領導們的幫助下,吳某又相繼承接了學校多個項目。經查,吳某分11次分別送給李向國、程立生賄賂款各79萬元。

  審查發現,在學校各類工程項目建設中,大部分項目都由8名建築商承攬,而他們都會不同程度地向校領導及部門負責人送上好處。

  就這樣,老板們通過校領導承接項目獲取利益,而李向國、程立生、陳福川等人竟也心安理得的收取“回報”,陷入違紀違法的泥潭不能自拔。

  自2018年5月起,李向国等人先后接受法院审判。其中,李向国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16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程立生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249.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陈福川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208.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60万元。三人赃款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本报记者 姚嘉 通讯员 陈静)

    (来源:http://csr.mos.gov.cn/content/2018-11/21/content_70398.htm)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 中國紀檢監察報 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中國方正圖書網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甯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雲南 西藏 陝西 甘肅 甯夏 青海 新疆 新疆生産建設兵團
湖北省紀委 武漢 黃石 十堰 襄陽 宜昌 荊州 荊門 鄂州 孝感 黃岡 鹹甯 隨州 恩施 仙桃 天門 潛江 神農架

中共黃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黃石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黃石市委大院 邮编:435003

东楚网·黃石新闻网技术支持